可转债火了 年内发行数量同比增六成

  来源:证券日报

  本报记者 孟 珂

  近期可转债发行依旧火爆。据同花顺数据显示,截至3月12日,以发行起始日计算,2020年可转债共发行38只,发行规模合计299亿元,而2019年同期可转债共发行23只,发行数量同比增65%。另外,3月12日,红相转债、博特转债、雷迪转债、搜特转债、三祥转债、华安转债等6只可转债集中网上申购,成为可转债市场发行最为密集的一天。

 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湛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可转债发行数量和规模仍然较多的因素主要有两方面:一是再融资新规落地对可转债发行的影响还未充分显现。1月份至3月份发行的可转债,一般来说,发行公司从2019年底至2020年2月初已着手筹备。虽然2019年11月份证监会已发布再融资新规征求意见稿,但相应的细则于今年2月14日才正式落地,对可转债发行产生的影响可能从3月底或4月初才开始显现。二是和定增方式相比,可转债仍具独特吸引力。对发行公司而言,可转债具备发行条件相对简单、审批节奏较快、可多次发行、股本缓释更平缓等优势;对投资者而言,可转债具备了二级市场可交易、债底保护、转股价向下修正条款等优势,因此,从供需角度来看,可转债均具有独特优势。

  今年以来,多家上市公司触发可转债提前赎回条款,其中包括再升转债、通威转债、圆通转债等十逾只可转债。对此,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上市公司而言,设置提前赎回的条款,本质上是督促投资者尽快转股,而提前赎回案例越来越多,说明市场过度投机者较多,此举有助于平抑上述过度投机行为。

  “可转债提前赎回案例也逐渐增多,且多集中在2月中下旬,主要受益于A股股市行情回暖。”李湛表示,这意味着可转债市场正在加速新旧更替,也反映了新旧业态加速更替。今年年初以来,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影响的不断发酵,数十万亿元基建项目如期而至。可预见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,新基建是中国势必要坚持的发展方向,在此推进下,新旧业态也会加速更替,带动资本市场的发展,而可转债市场的新旧更替势必将不断加速。

  谈及当下是可转债打新好时机吗?李湛指出,从数据来看,年内发行的可转债从上市首日涨幅来看,新债无一破发,上市首日涨幅较高。当下可转债打新存在着高收益,但与此同时,打新火热也需警惕风险。

  “一方面,可转债二级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很大,比如没有涨跌幅限制,散户投资者可能不了解可转债交易的规则贸然冲进去,遇到大涨大跌的情况容易损失惨重。另一当面,今年全球经济受新冠肺炎疫情拖累,上市公司基本面下行是大概率事件,考虑到转股期通常距发行日约有6个月至12个月,近期发行的可转债未来转股将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。”李湛说。

责任编辑:常福强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jomaroy.com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